做了王晞的身边人,自然也就和王晞荣辱与共了。

  白术闻言立刻坐了起来,紧张地道:“那王嬷嬷怎么说?”

  她们来时虽然亲耳听到王晞答应了大太太会留在京城的,但红绸也不可能说谎。

  白果和王嬷嬷说过体己话之后心境却是安稳了下来,她笑着先是坐到临窗的炕上舒舒服服地喝了口热茶,这才道:“嬷嬷说,她看大小姐这些日子行事,应该没有留在京城的打算。不过,到底怎样,还是要问问大小姐才好。如果大小姐准备留在京城,以后跟侯府不可能不来往,我们行事就要多几分情面;若是大小姐只是暂住,有些关系就不必走得那么近,有些事也不必多计较,大面上过得去就行了。”

  白术颔首,催着白果:“快点睡吧!明天还要早起。”

  白果听了苦笑。

  在蜀中,王晞从来都是睡到自然醒。

  到了冬天,王府的老安人心疼孙女,为免了王晞一大早来回奔波,还会留王晞在自己屋里过夜。

  来了侯府之后,每天早上寅时就得起来去给太夫人问安,王晞根本起不来。

  早上喊王晞起床,也就成了一件苦差事。

  好在翌日一大早,红绸立了大功。

  王晞赖在床上不想起来,她满脸的失望地趴在床边:“大小姐,我守了十来个时辰了,那个舞剑的人还没有人影。”

  “什么舞剑的人?”王晞打着哈欠,紧紧地抓着被角,脑子里一片浆糊,整个人都懒洋洋的,提不起精神,“你又做什么了?”

  红绸张大了嘴巴。

  大小姐已经忘记了昨天的事吗?

  白果现在只盼着王晞能清醒几分,别继续赖床就好。她帮着红绸说话,道:“您不记得了。昨天早上老安人免了大家的早安,您闲着没事,在假山暖阁里看隔壁长公主府院子里的人舞剑。”

  哦!哦!哦!

  王晞记起来了。

  那劲瘦的腰……

  她顿时有了精神,掀开了被角问红绸:“什么意思?他今天还没有出现?”

  红绸连连点头,神色沮丧:“我一直盯着的,这个时候了还是没有人。前几天我都是在这个时辰看到他的。”

  “那他人去了哪里?”王晞瞪大眼睛,人更精神了,“不住在长公主府了吗?还是生病了,今天不到院子里舞剑了?”

  红绸根本不知道。

  她就是偶然间发现那个舞剑的人,什么都还没有打听出来,就急急来讨王晞高兴了。

  从前青绸就让她性格别那么急。

  她这次又把事情给弄砸了。

  一旁的白芷就安慰般地轻轻拍了拍红绸的肩膀。

  红绸感激地看了白芷一眼。

  王晞就着白果的手喝了杯温水,感觉人都活了过来。

  她趿着鞋子下了床,站在那里由白果带着阿西几个小丫鬟给她穿衣裳,问红绸:“那你们昨天盯人发现了什么吗?”

  “没有!”红绸耷拉着脑袋,“那院子里从头到尾都很安静,连个进出的人影都没有发现。”

  王晞脑子里又浮现出那漫天的剑光。

  是如梦似幻般的漂亮!

  她还想看。

  王晞想了想,叫了白术,让她把自己的千里镜拿给红绸:“说不定是因为你们隔得太远,看不清楚,就算是有人进出你们也不知道。”

  的确有这可能!

  红绸拿着她垂涎已久的千里镜,都有些迫不及待地要去院中假山上的暖阁去看看了。

  她小鸡啄米般的点头,道:“小姐放心,我肯定帮您把事情给您办妥当了!”

  王晞懒得管她,赶了她出门,洗脸梳头后匆匆用过早膳就去了太夫人那里。

  此时的天空一片漆黑,灯笼的点点烛火如荧火虫般闪现在侯府的各个院落。

  白果深深地吸了口犹带着清凉的空气,上前帮着王嬷嬷给王晞披了披风,低声道:“不能再这样了!太早了,大小姐身体会受不了的。不能为了将就侯爷上朝的时辰,让我们家大小姐也跟着受罪。”

  王嬷嬷看了难得真情流露的白果一眼,笑道:“他们家就是这样的作派。老侯爷在的时候定下来的规则,太夫人一辈子如此,不是那么容易改过来的。好在天气越来越热,早起也有早起的好处。至少回程的时候不用晒太阳。如果我们要住到秋天,那个时候天气越来越冷,不想办法是不行的。”

  白果点头,觉得趁着这机会问问王晞的打算正好,可一抬头,却看见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表小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无敌神婿只为原作者吱吱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吱吱并收藏表小姐最新章节